永乐国际


网站导航

联系我们

永乐国际

联系人: 

电 话:021-64057486

公司网址:http://www.vmiaovxiao.com

   址:成都市松江区漕河泾松江新兴产业园区研展路丰产支路55号B座803室

邮编:201165


行业资讯

您的当前位置: 永乐国际主页 > 行业资讯 >

“史上最严”垃圾分类措施背后新的产业版图

发布日期:2020-05-17 11:51 来源:未知 点击:

  北极星固废网讯:张江高科技园区的外企白领Vivian觉得自己最近都“生活在垃圾桶”里:从年初开始,公司总部斥资做了一应,包括撤掉办公区垃圾桶,各大屏幕滚动播放上海市垃圾分类知识宣传片,就连电梯里都新装了半人多高的大屏幕,步入电梯,然后被各式图片包围。

  7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垃圾分类措施的《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个人混合投放垃圾可罚款50至200元,单位则是5千至5万元。重锤之下,上海居民既要捂住钱袋子,又不能让全国人民看笑话。

  看笑话是不可能的,、成都等多地强制垃圾分类的钟声也已敲响。到2020年底,先行先试的46个重点城市,要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

  钱袋子也是捂不住的,罚款到来之前,钞票已经流到了其他地方:在上海,餐厨垃圾粉碎机和垃圾桶卖到脱销,商家不得不采取限购或预约政策。数据显示,6月18日当天,京东垃圾处理器类目的成交金额同比超过去年的150%;在天猫上,贝克巴斯(厨余垃圾处理器品牌)首小时成交金额超过去年的410%,1分钟超去年全天。

  7月1日早上8点,上海白领七七赶早去了一趟小区“垃圾临时堆放点”,她颇有仪式感地认真分类好并进行分类投放。本以为人头攒动的投放点只有她一个人。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上班族匆匆前来扔垃圾。

  “今天唯一的区别就是我们可以和执法机关一起开罚单。”静安区宝山街道工委会党工委副、办事处主任胡建文告诉AI财经社,垃圾分类工作在该小区已经开展很久,如今法规正式实施,目前大多只是口头,尚无处罚案例。

  在便利店,顾客留下的泡面桶在店员手里经历了一次完整的分类处理:先将面汤倒入水池,再将残渣倒进湿垃圾桶,泡面桶被扔进干垃圾桶。

  “第一次(混装)拿回去重新分拣,二次上门,三次罚款。”闵行区合川附近一家麻辣烫店负责人介绍,垃圾分类已经半个多月了,厨房里有6个分类桶,确实麻烦了许多,“罚款后仍旧不改的,可能就要取消营业执照了。”他皱了皱眉,但仍觉得分类终究是好事。

  “不分类,我们就不收。”该街道一位负责商铺垃圾收运的工作人员介绍,沿街商铺试行垃圾分类以来,每天都很忙,团队10人每天两班倒,从早上4点忙到次日凌晨1点。

  静安区景凤52弄的昌林公寓被视作垃圾分类模范小区。采用四分法,定时定点投放,过时不候。小区居民李磊告诉AI财经社,他们做过统计,定时定点试行一个半月后,全小区400户居民,每天约有25到30户居民在时间之外丢垃圾,将垃圾袋堆在垃圾箱外,其中约有10户以上做了分类,整体参与度仅50%左右。

  到了投放时间,小区物业雇佣的工作人员会将地上的垃圾袋打开、分类、投放。身穿志愿者服装的老头老太们也会出来监督指导。

  志愿者告诉AI财经社,志愿工作是无偿的,有时遇到不讲道理的居民还会被骂。不过,再过几天,服务点就要装上摄像头,“谁乱扔就可以罚谁。”像一样的志愿者,在上海大概有10万名,他们普遍已经退休,在居委会的组织下,成为监督社区垃圾分类的最后一道防线点的投放时间对上班族并不友好。一些网友则表示,自己都是在晚上偷偷倒垃圾。有痛点就有商机,几天前,饿了么上线“代扔垃圾服务”,一单12块,跑腿范围不超过3公里,需要事先已经分类。

  小区公共领域撤桶也带来很多问题,“乱丢乱扔的现象明显变多了。”闵行区一位小区保洁员告诉AI财经社,撤桶后,清扫任务加大了很多。

  面对争议,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环卫处副处长齐玉梅谈到,定时定点不是目的,而是希望有一个大家直接沟通的时间和地点,让人们更快更好参与。齐玉梅透露,目前,上海全市规范社区投放点的已经完成71%,据不完全统计,全市约30%的社区垃圾分类已经“蔚然成风”。

  复旦大学科学与工程系教授马丽哈德认为,处罚监管只是一种手段,如果不做分类,惩罚已经存在了,比如污染、垃圾围城。数据显示,我国生活垃圾年产生量在四亿吨以上,随着外卖、快递等行业的发展,垃圾总量还在激增。

  息显示,截至2018年8月,上海执法系统共有7900多名工作人员。这意味着,每一名要对超3000名居民执法,而且要深入到大街小巷。在爱芬环保联合创始人郝利琼看来,惩罚监督成本非常大,只有社区建立一套管理和监督才是可持续、低成本的,“法律当然需要,但是未来更多还是要靠社区人格素质的提升、建设,通过这些方法来实现行为改变。”

  7月1日上午10时,上海市执法局对一家酒店开出首张整改单,并将在一个月内随时复查。当天,上海各级执法部门共出动执法人员3600人次,检查各类单位4216家,教育劝阻881起,责令当场或限期整改623起,依法立案查处生活垃圾分类违法行为20起。

  老早之前,李刚们在上海被叫做“摇铃铛”。他们蹬着三轮车,摇铃走街串巷,靠收捡废品养家糊口。在数以万计的摇铃铛里面,也藏着不少造富,大多数李刚不属于这一类。后,国有废品回收系统全面退出了民用废品回收市场,大量职业拾荒者涌现出来,往往以个体、家庭为单位,而且具有很强的地域性,有资料显示,主要以四川、河南、地区的农村人口为主。

  据调查,1998年,有近30万拾荒者,当年回收物质180到200万吨,售出收入20亿元以上。爱分类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徐源鸿的父亲就是其中一员。徐源鸿是85后,也是有名的“废二代”,上个世纪90年代初,他的父亲从河南信阳来到,先干了几年包工头,发现老乡都做废品回收,还更赚钱,就转了行,在昌平区东小口开了废品回收市场。到该市场被时,徐源鸿父亲已经在这儿干了快20年。资料显示,东小口废品回收市场曾经承载了市近1/4的垃圾集中回收量。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废品回收行业和从业群体一直处于社会边缘。一方面,该行业监管长期缺位,人员鱼龙混杂,又藏匿着大量销赃、偷盗等违法犯为;另一方面,踩着三轮车乱窜的“摇铃铛”不仅交通安全,也影响市容市貌。

  2007年,一位领导来视察,碰巧有几个小孩在玩耍,一位陪同指着孩子开玩笑:“你看这都是’废二代’,父母是收废品的,他们也是收废品的。”这句话深深刺痛了徐源鸿,暗自发誓要改变人们对行业的看法。

  2019年1月31日,《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获得通过,实行生活垃圾分类投放管理责任人制度,责任人要将垃圾分类驳运至交付点。责任人的出现,意味着“摇铃铛”们退出历史舞台。《条例》试行后,李刚主动找到小区物业,拿下了废品站附近两个小区、约600户居民的垃圾收集工作。除了将可回收物送到站点,李刚还负责小区垃圾桶里的垃圾分拣工作。

  “赚不了什么钱,有什么办法?”李刚介绍,平均下来,全家每月总收入一万块出头,他记得附近还有不少像他一样的回收人员。

  作为曾经的摇铃铛,李刚们或被一些回收中转站完全收编,成为垃圾二次分拣员,或被物业收编为保洁员,另一些则不得不面临失业或转行。

  1999-2020北极星环保网 运营:火山动力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广告总代理:瀚鹏时代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上一篇:废品回收行业互联网化可行性分析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