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国际


网站导航

联系我们

永乐国际

联系人: 

电 话:021-64057486

公司网址:http://www.vmiaovxiao.com

   址:成都市松江区漕河泾松江新兴产业园区研展路丰产支路55号B座803室

邮编:201165


公司新闻

您的当前位置: 永乐国际主页 > 公司新闻 >

福布斯专栏 中国的埃隆·马斯克:华大集团汪建

发布日期:2019-11-22 07:41 来源:未知 点击:

  世界有许多著名的创新者,他们都怀抱宏伟的愿景,追求式的变革,即使对他们不理解、不赞同。杰夫·贝佐斯、拉里·佩奇、谢尔盖·布林、马克·扎克伯格和史蒂夫·乔布斯都是这样家喻户晓的人物,他们逆潮流而动,将自己的愿景付诸实践,成功地触动了每一个人,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史蒂夫·乔布斯去世后,埃隆·马斯克就被赋予了式的发明创新者和高科技企业家的头衔。然而,当我询问一些见多识广的人,有没有哪些亚洲的国际企业家,也像埃隆·马斯克一样,真正正向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时,他们很少能说出什么人。更少的人能够说出这些人对他们的健康幸福做出的确切贡献。

  但其实有许多伟大的创新者和企业家还不为大众所熟知,他们致力于大胆的新想法和新技术,这些想法和技术将会以一种非常有影响力和积极的方式,改变每个人的生活。这些创新者经常面临来自投资者群体的,投资者希望看到他们能理解的,且能获得立竿见影回报的商业模式和项目。

  就像埃隆·马斯克一样,他们面临着很多阻力,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会取得胜利,并给每个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他们将作为者载入史册,他们的名字将家喻户晓。

  我作为一家服务于医疗保健行业的领先科技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几乎每周都会在科学或行业会议上发言,见到一些杰出人士。在我的新系列文章“中国的埃隆·马斯克”中,我将介绍一些打破传统边界,致力于实现他们宏伟愿景的人。

  我第一个要介绍的英雄是汪建,华大集团的创始人,华大是世界上最大的基因组测序平台,也是生命科学众多创新的发源地。

  华大是世界上发展最快的基因组测序公司之一。2012年我第一次拜访华大,认识了华大的联合创始人杨焕明和他的团队。当时,华大坐落在深圳郊区的老工业区里,但已经是世界上最著名的科学机构之一。

  2018年,我还参观了深圳国家基因库。深圳国家基因库属于,由深圳华大生命科学研究院组建并运营。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钢铁和混凝土的建筑奇迹般地坐落在山坡上,俯瞰大海。室外有充足的运动空间、火烈鸟花园、立体农业设施等。除非要搬重物,员工不乘坐电梯,办公场所安装了检测仪和实时状况的显示器。这里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测序平台和数据中心之一。

  最近,汪建提出了一个新概念——他公开表示,希望员工保持健康,活到100岁。华大员工们都认真对待自己的健康,定期监测并掌握自己的生理、传感器、血液、核磁共振、微生物等方面的数据。这个项目看起来比谷歌的基线项目还要先进得多。

  最近,我把这个故事讲给一位我非常尊敬的人听,他是一位杰出的亚洲企业家和科技投资者,有着非凡的个性和世界观。他告诉我,正是出于这个原因,许多中国投资者不太喜欢华大和汪建,因为他们不明白这些举措如何能为收入和利润。他说,华大非常注重学术和科学导向,有些项目不容易理解。例如,华大在《自然》等国际顶尖期刊上发表了大量的学术论文。我向他解释到,这些研究是为了让全世界相信,华大有运营这样大型项目的能力,进而才能赢得业务并拓展新的业务领域。

  但是,除了“神经链接”和“超级高铁”,埃隆·马斯克开展的业务,其概念在很早就验证了。要实现发射火箭、电动汽车和卫星网络,主要还是靠增量创新、运营效率、敏捷管理和创新资金。生物技术还要复杂得多。

  1、你们创立了全球最受尊敬的生物技术公司和研究机构之一。你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成功的关键因素是什么?

  为了代表中国参与“人类基因组计划”,华大成立。我们在“人类基因组计划”的成功和经验中学习了很多。“人类基因组计划”的巨大和影响带来了性的技术发展和科学发现,进一步坚定了华大对基因组产业未来的信心。

  华大已有20年的历史,奠定了强大的科研基础,业务覆盖全球超过100个国家和地区。我们在新技术上进行了战略投入,所以现在我们可以专注于发展原创技术。

  华大想引领中国未来的模式,引领社会发展。我有这个梦,整个人类社会经历了猎、牧、农、工、信(信息社会),五个历史阶段走到今天,下一个阶段一定是生物经济,而且这个生物经济从现有的眼光来看是无止境的,未来生物经济一定是生态循环经济。

  在引领发展中,华大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如何既当前时代,又超越这个时代。第一个是科技认知的挑战,体现再基础科学领域、应用领域和教育领域的人值和评价滞后;第二个挑战是社会人文认知的挑战,体现在法律、政策法规,甚至是伦理和方面;还有一些我们还没有遇到的挑战。面对这些挑战,我们继续致力于基因科技更多人。

  例如,当华大首次向医生介绍无创产前基因检测时,医生们很难去相信这种技术。随着基因组学技术逐渐打破传统,可能会有犹豫,甚至是阻力。因此有必要提高科技认知。

  3、我在华大遇到的大多数人都很年轻,他们非常聪明,富有成效,并能够在《自然》、《科学》等期刊上发表文章。我第一次访问华大时,它的平均年龄是27岁,今天大约是31岁。甚至首席执行官也很年轻。你是如何找到这些人的?他们是如何在科学和商业领域迅速发展起来的?

  答:事实上,大多数著名科学家都是在中青年取得了成就,或者已经为科学成就奠定好基础的。而且一个新兴业态一定是充满着和较少思想的人去创造的,这是一个必然。

  华大不以背景而是以能力判断人。基因组学是一门多学科的科学,是一个新兴的领域,年轻人在参与项目的过程中得到提高,积累经验。

  4、你公开表示,希望员工健康,活到100岁。对于平均年龄为31岁的群体,这样的说法不算过分。你觉得未来10年、20年、30年“百岁人生”的可能性有多大?

  答:当一个人做非常超前的事情,很难社会接受你的时候,就退回来。想改变世界不如先改变自己,人类要先自己。我们先围绕着近7000员工,围绕他们、衣食住行进行实践。我们会成为掌控自身健康的标杆、支撑和引领者,控制出生缺陷、控制传感染和肿瘤。人的生命和健康是根本。

  生命中心是生命科学最基本的,也是科学第一性原理。因此,认知和掌控生命必须遵从这一基本,即解读必须从DNA开始,全方位全周期、从微观到宏观、终身地贯穿生命中心。

  若工具和经济受制于他人时,思想和行为也受制于他人,也受制于自己。我们做工具,首先要看在科学性上能不能领先,其次能不能做得便宜,用于服务大众。如果把这两者结合,思想就可以得到充分解放,行为也可以更加不受。由此,我得出一个结论,就是工具决,有了工具,就能拥有核心竞争力。

  但是要达到健康长寿的目标也需要自律。这也是华大在引领生命科学新时代的挑战,从员工和家属开始,在日常生活中实践。

  生命科学的思维方式和工业思维方式和商业思维方式还是有很多不一样。我的终极追求是什么?我一定把健康长寿作为第一重要的事情来做。在这个时候,我更关心我们对社会的贡献,贡献越大,社会对我们回报自然会越大。因为它是一个综合平衡。